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3219089 的博客

 
 
 

日志

 
 

记忆中的“土炉子”  

2016-02-02 18:30:50|  分类: 岁月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炉子,是一种用于做饭和取暖的家用设备,和其他家用设备相比,使用频率相当高,一日三餐都离不开它。过去多少年来,农村甚至城镇家庭一直使用的是用土坯砖块垒砌而成的“土炉子”。自己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结婚成家以来就再没使用过它,可是如今每当进厨房打开天然气炉做饭时,脑海中还会不时回想起“土炉子”的模样,而与之相关的往事便犹如放电影一般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自己出生在农村,家境贫寒,家里陈设简陋,小时候印象比较深的家什物件,除了床、橱子和桌椅板凳,就是用来烧水做饭的炉子了。

那时候除了住房以外,家家院子里都有一间紧挨着住房的简陋饭屋,饭屋用土坯垒成,比住房要低矮一些,为便于采光留有一个连窗棂都没有的小窗口,饭屋里面的墙壁用黄泥巴抹一下,时间长了被烟火熏得乌黑,顶棚上则吊着一串串长短不一的烟灰,做饭时屋顶上不时掉下的烟灰犹如一只只飘舞的黑色蝴蝶飘落在头上或衣服上。面积狭小的饭屋里有两种炉灶:大锅灶和“锅腔子”。大锅灶用土坯垒成,台面很大呈正方形,有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形炉口搁放着一口大铁锅,上面高高地摞着好几层大蒸笼,紧贴着大锅灶是一个木制风箱,做饭时要有一人坐在小木头杌子上一边不住地一手往灶膛里添送柴禾,一边用另一只手不停地“呱嗒、呱嗒”地拉风箱,直到饭熟为止。我们家人口少,平时很少使用大锅灶,只是腊月二十以后才开始使用,做豆腐,炖酥菜,还要蒸若干锅白面、黑面馒头和玉米面发糕,留待过年期间食用。人口多的家庭则几乎天天使用大锅灶蒸窝头,有时候锅底熬菜,大锅内周围贴满玉米面饼子,饼子熟了,菜也熬好了。饭屋内另一个炉子叫“锅腔子”,用黄土掺杂上麦穰加水合成黄泥巴制成,外形好像个大肚子泥瓮,高五十厘米左右,上部是圆形炉口放锅,中部是烧火的灶膛,下方平摆着数根小拇指般粗的铁条作为炉箅子,底部有一圆口用于向外扒泄炉灰,最下边用三根十厘米长的泥巴腿子作为支撑。我们家蒸干粮、熬稀饭、炒菜、炖菜、烙饼和烧水大都是用“锅腔子”,燃料主要是农作物秸秆、玉米芯、麦穰麦糠和捡拾的树枝树叶。因饭屋低矮狭小,通风不畅,做饭时满屋浓烟滚滚,呛得人两眼通红,眼泪直流。

住房里的炉子是用土坯或废旧砖头垒砌而成,摆放位置一般是进屋门一侧靠近床头的墙边。居室里的炉子要在滴水成冰的冬天才能点火使用,一般过了正月十五就关炉停火了。室内的炉子的燃料是煤炭,我们老家地处平原,没有煤炭资源,每到冬季来临,各家成年男人都要推着带有两个篓子的小推车到五、六十里外的南部山区小煤井去买煤,往往凌晨两三点钟就要出发,当推着一车煤炭又饥又渴、疲惫不堪地返回家中时,漆黑的夜空早已闪烁着满天寒星。当时买一小推车四、五百斤的原煤就需花费二十多元,对于没有现金收入的农民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开支,但是再没钱东拉西借凑钱也要买车煤炭生炉子,否则滴水成冰的漫漫寒冬就很难熬过。买回原煤以后,在院子一个角落用破砖头垒起一个炭池,将煤炭倒入其中,再用破塑料布或破草苫覆盖好。遂后到村外的沟壕堰边用小镢头掏挖炉子土,用筐挑回家中,把硬邦邦的土块用粗木棍捣碎,与煤炭按比例搀和好,放在饭屋门前一个石槽里加上水用铁锨搅拌均匀,在院子向阳的地面上摊成煤饼,晒干后堆在饭屋内以备生炉子用。有时煤饼用光后因气温低、多日不见阳光,便把搅拌好的湿漉漉的“煤砟子”摊在炉台上用炉火炕干,有时候还把“湿砟子”用小铁铲直接送进炉膛,要等好半天炉口才冒出火苗。买的煤炭质量不是很好,含硫量高而且有很多“爆砟子”,炉子生火后往往劈啪作响,煤烟呛得人不住地咳嗽。冬天尽管非常寒冷,室内滴水成冰,可还是不舍得把炉子烧旺,做完饭便用“湿砟子”将炉口封住,只留个小火箸眼,等做下顿饭时再用铁火箸把封住的炉口捅开,只有晚饭后全家人聚在一起,大人做家务,孩子趴在桌子上做作业时,才舍得把炉火烧的旺一点,让屋里的温度升高些,睡觉前便又将炉口封好。尽管如此,在漫漫寒冬室内能有一个散发热量、驱走寒气的炉子,就很知足了。每天早晨起床时,母亲已经提前把盖在我们身上冷冰冰的棉袄、棉裤和放在床边地上的棉鞋在炉口上方烘烤了一会儿,穿在身上顿时感到暖乎乎的,就别提有多舒服了。尽管平时不舍得烧炉子,但是过年前这几天从早到晚却一直敞着炉子,炉口冒着通红的火苗,屋里较平常暖和了许多。母亲烧热水洗衣服,一锅又一锅地蒸馒头和发糕年糕,一直忙到年底才放假回家的父亲则终日围着炉子忙碌:熬菜炖肉,炸松肉、炸丸子、炸豆腐,闻到父亲炸菜时屋里飘出的阵阵香气,我们弟兄几个谁也无心在院子里玩耍了,争先恐后地跑进屋内围在炉前看父亲炸菜炸肉,看着冒烟的油锅里不住翻滚着的金黄色的炸肉不住地咽口水,父亲见状便把刚出锅的的炸肉给每人分一小块,我们等不得让滚烫的炸肉凉凉便匆忙塞进嘴里咀嚼几口吞咽下去。自己至今记忆犹新的还有两件事:小时候家里生活困难,地瓜面窝头是主食,好几天才能吃顿油水很少的炖菜,为了调剂生活,增强食欲,母亲隔三差五地给做一道“小菜”,就是在炉口的滚烫的铁圈上放上黄豆、大葱和干辣椒烘烤一会,当黄豆、辣椒烤酥、大葱烤软后,将它们放在捣蒜的石臼里捣碎捣黏,用调羹勺舀到小碗里,加上点盐搅拌一下,吃起来觉得又辣又香,黑乎乎的窝头似乎也不觉得难以下咽了。再就是母亲晚上临睡前封好炉子后,在炉口周围摆放上一圈红皮鲜地瓜,然后把一口锅底有裂口的废弃的破铁锅倒扣在上面。第二天一早自己在被窝里刚睁开惺忪的睡眼就闻到一股甜丝丝、香喷喷的烤地瓜味道,急匆匆穿上衣服,也顾不上洗脸洗手,便急不可耐地掀开罩在炉口上的烫手的破铁锅,取出热乎乎的烤地瓜便狼吞虎咽地大嚼起来。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随着物质生活条件的不断提高,人们日常生活当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家用设备----炉具,也在不断更新换代,花样翻新。传统的“土炉子”逐步被蜂窝煤炉、液化气炉、电子打火天然气炉所取代。即便是在经济不发达的农村,农户家中也很少见到过去那种土炉子了,大多都使用样式新颖、功能齐全的铁炉子,好多家庭甚至用上了天然气炉,即干净又方便。祖祖辈辈使用了多少年的“土炉子”逐步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成了留在人们记忆中的“老古董”。


记忆中的“土炉子” - 玉树临风 - a3219089 的博客

                   现在农村村民家中常用的铁炉子,传统的土坯砖块垒砌成的土炉子已经很难见到了


记忆中的“土炉子” - 玉树临风 - a3219089 的博客

 

记忆中的“土炉子” - 玉树临风 - a3219089 的博客

 

记忆中的“土炉子” - 玉树临风 - a3219089 的博客

                                                     城镇居民家中使用的天然气炉灶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