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3219089 的博客

 
 
 

日志

 
 

我的高中生活  

2014-05-24 19:56:10|  分类: 学习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二年二月初,自己进入县城内的章丘四中,开始了为期两年多的高中生活。

   同时被录取的还有我们村另外八名初中同学。因当时正值“文革”期间,我们这一级初中升高中没有进行升学考试,而是由学校和村党支部根据学生平时表现采取推荐选拔的方式确定。当时我们这个初中班共有三十六名同学,被推荐上高中的九名,占四分之一。应当说,推荐结果还是公平公正的,这九人均是公认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大家都比较服气。后来听说有一个未能继续到高中深造的同学的家长对我能升高中学习有看法,并找村干部反映情况,理由是我家成分是中农,并且姥姥家是地主成分,他家是贫农,应该优先推荐他家的孩子上高中。村干部耐心地作解释:他姥姥家尽管是地主成分,但是他姥爷、姥姥均在解放前就已去世,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他本人属于品学兼优的学生,被推荐上高中理所当然。村干部一番有理有据的解释,使这个学生家长无话可说。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初中毕业后,一个村干部曾向我征求意见,是想继续升学还是留校担任民办教师?并告诉我村里的意见是根据我的学习成绩和表现倾向于让我留校任教。我本人的想法是继续学习深造,尽管念完高中不能考大学,还是要回到农村务农,但还是想多学点知识。回家跟父母商量,父母也支持自己的意见。于是向村干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村党支部便推荐自己念高中。

   那时候,我们县共有十六个公社,每个公社都有一处高中学校。但是学校在县城的只有四中这一所,无论是师资力量还是教学设施在所有高中学校中堪称老大,因此能进入这个学校学习大家都感到非常自豪。

   学校校舍条件很一般,教室是一排排青砖瓦房,教师宿舍是更低矮的平房,室内比院子还低,遇上大雨雨水竟能灌入宿舍内。学校连个大一点的操场都没有,只有一个篮球场和一个小操场。校园内全是泥土地,晴天尘土飞扬,阴雨天泥泞难行,只有道路两旁的高大的白杨树才使学校略微有点生机。学生宿舍设施更是简陋,每人一张小木板床,每张床都紧贴在一起,三间平房宿舍容纳二十多个人,早、中、晚饭都在里面吃,混乱拥挤,空气污浊,声音噪杂,令人不得安静。

   让我们感到幸运的是,一九七二年是“文革”以来重视基础教育的一年,后来被“四人帮”批为“资产阶级教育回潮”。老师们都迸发出教学的积极性,教得认真;学生们也都格外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学习用功。白天教室里鸦雀无声,秩序井然;晚上教室内灯火通明,学生们大都自觉上晚自习,或做作业,或温习功课。期中、期末考试结束后,老师都公开公布每个学生的考试成绩,大家都感到有学习压力。由于自己初中打下了扎实的知识基础,因而在高中阶段学习比较轻松,各门功课每次考试成绩均在九十分以上,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还在学校介绍过自己的学习经验。

   生活条件很不好。尽管学校也有食堂,但是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学生很少光顾,因为我们既没有钱,也没有粮票,没有钱和粮票就不能买饭买菜,只有个别家庭经济条件好的同学花二三分钱能从食堂买一小份咸菜。天气凉快时,我们每到周六下午放学后回老家休礼拜天,星期一天还不亮就背着足够吃一周的一大包煎饼和一罐头瓶自己家里腌制的萝卜咸菜匆匆步行十几里返校。一到夏天,周三下午下课后就要回家拿一次煎饼,否则时间一长煎饼就会发霉。自己的父亲在国有单位工作,每月都给我几元钱和几斤粮票让我从学校食堂买几次饭菜改善一下生活,记得当时学校食堂每周六中午都卖韭菜猪肉蒸包,自己便每周六买半斤蒸包吃,让本宿舍的同学羡慕不已。有一次回家过礼拜天,返校时父亲给我装了一罐头瓶掰碎的熟猪蹄,谁知刚回到宿舍,大家一见便上前分食,顷刻便一扫而光,自己虽心疼不已,嘴上却不好说什么。

   精神文化生活更是无从谈起。没有电视,县城只有一处露天电影院,票价只有二三分钱,大家谁也不舍得花钱买票去看,因为二分钱就能在学校食堂买一份炖菜吃。但是同学们还是不能遏制看电影的欲望,不只是谁想了个办法,委托一名同学到露天电影院售票处买一张当天的电影票,然后拿回来由一名有绘画特长的同学仿造出若干张假电影票,十几名同学人手一张,手持真电影票的同学检票时走在最前边,其他同学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紧随其后,借着检票口昏暗的灯光蒙混过关。但也经常被检票人员识破,补票兜里没钱,便挨一顿臭骂,灰溜溜地跑掉。一九七三年春天的一天,听说县城附近的一个部队营房晚上要放映朝鲜影片《卖花姑娘》,同学们上课都不安心了,傍黑天放下饭碗,大家便急匆匆朝部队营房赶去,一路上都是人,像赶集一样。离放映还有一个多小时部队营房的操场上便人头攒动,拥挤不堪,部队营房的铁大门都被源源不断涌入的人流挤得直晃悠,部队领导看事不好,怕出事故,急忙通过高音喇叭宣布不放电影了,大家只好悻悻而归。

   学校良好的教学秩序只勉强维持了一年,到了一九七三年春天发生了影响全国的张铁生“交白卷”事件,后来又出现了黄帅批判“师道尊严”事件。少数学生受其影响,不安心上课,专门和老师对着干。听说比我们矮一级的一个同学因上课不认真听讲受到老师的批评,恼羞成怒,顺手捡起一根木棍朝老师头上抡去,当场将老师打昏在地。有一次我们正在聚精会神地听语文老师讲课,当老师回过头朝黑板写字的时候,一名平时就调皮捣蛋的同学抄起一个扫地用的笤帚朝黑板上扔过去,老师忙回头问是谁扔的,这个同学却面无愧色、理直气壮地站起来宣布是他干的,就好像是办了一件好事一般,让老师也无可奈何。还有几个同学趁夜间经常到县城附近的村庄菜地去偷黄瓜、西红柿等蔬菜。一个冬天的一天下半夜,自己睡梦中被一阵响声惊醒,睁开眼一看,两个本宿舍的同学冻得哆哆嗦嗦匆匆走进宿舍,其中一人手里提着一个黄色帆布包,里面鼓鼓囊囊还发出叽叽咕咕的响声,自己忙问他俩深更半夜的干啥去了,他俩毫不隐瞒地说从教师宿舍门前的鸡窝里偷了一只鸡。第二天他们又约了几个同学不知到什么地方将这只鸡煮了吃了。

   根据毛主席学生不但要学文还要学工、学农、学军的最高指示,上高中期间,我们参加军训一次,大约三周,训练科目是齐步走、正步走、卧倒、匍匐前进、投掷手榴弹、步枪射击等,每天在部队一名年轻教官的带领下摸爬滚打,汗流浃背,但也受益不浅,体能增强了,集体观念、组织纪律性大大提高了,三周的军训不知不觉就结束了,同学们和教官通过朝夕相处建立了深厚感情,分别之际大家依依惜别,几天之后,我们班的同学还分期分批到部队营房去看望教官,表达了感激之情。我们还多次参加了建校劳动。校园北墙外是一大片高洼不平、杂草丛生的空地,后来县里划拨给我校建操场和运动场。为使运动场早日建成投入使用,每周我们都参加一、两次义务劳动,下午下课后拉着地排车从离校十几里的郊外拉砖块、石料、沙子和炉灰,垒砌院墙,整平场地,忙得不亦乐乎,几个月后一座在当时看来是标准较高的运动场呈现在师生面前,用黑灰色的炉渣铺就的四百米的跑道,投掷场地,跳高、跳远沙坑,还有一个灯光篮球场,后来县里每年都在此举办中学生运动会和篮球比赛。毕业前夕,一九七四年五月,按照学校安排我们来到一个矿山企业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学工劳动。我们班被安排在机修车间,我们小组分在车工组,在师傅们的悉心指导下,很快我们就能独立操作了,获得师傅们的一致好评,和他们建立了深厚友情,多年之后我们还和师傅保持着联系。

   一九七四年六月,我们结束了两年半的高中学习生活,回到了家乡。文革时期,高中学制是两年,而我们这一届却是两年半。

 

我的高中生活 - 玉树临风 - a3219089 的博客

 

我的高中生活 - 玉树临风 - a3219089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