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3219089 的博客

 
 
 

日志

 
 

过年  

2012-01-20 19:28:46|  分类: 岁月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春节还有几天时间,除了偶尔听到几声鞭炮响,感觉不到丝毫的年味。到了自己这个年龄,虽然早就不盼着过年,但每到这时候脑海里还是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小时候在农村过年的情景来。

记得小时候,一过腊月二十,年味便越来越浓。浓云密布的天空,不时有片片轻盈的雪花在迎风飘舞。大街上人们行色匆匆,脸上洋溢着大年即将到来的喜悦。玩得最欢的要数孩子们了,一会儿放几枚鞭炮,一会儿又互相追逐嬉闹,兴奋异常。腊月二十三是小年,是民间祭灶的日子。母亲告诉我们:“腊月二十三,灶王爷上天。”母亲准备好供品,在灶王爷像前的供桌上恭恭敬敬地摆好,一副非常虔诚的样子,我们孩子看了都觉得好笑。送走灶王爷之后,就吃饺子,放鞭炮,倒也觉得很有趣。第二天一早母亲就把准备睡懒觉的我们叫醒:“快起床,小懒虫,吃完早饭大扫除。”我们嘴里嘟囔着,揉着惺忪的睡眼很不情愿地穿衣起床。吃罢早饭,大人孩子一齐上阵开始打扫卫生。在老家农村,家家户户每年只扫一次灰,彻底搞一次大扫除。在灶王爷走之前是不能扫灰掸尘的,老人讲灶王爷走之前打扫会把财运和好运扫掉的,所以都是等灶王爷上天之后才开始扫灰掸尘的。屋里凡是能搬得动的东西,如锅碗瓢勺,桌椅板凳和小碗橱等都统统搬到屋外,搬不动的大床也要几个人挪挪窝,把床上的被褥搬走,床上再盖上破床单或者废旧报纸。大人用毛巾包住头,竹竿上绑上笤帚,仰着脸、眯着眼打扫墙壁上、房梁上和房顶上的灰尘,陈年老灰不时落在脸上也顾不得去擦洗。就是整日烟熏火燎挂着很长的烟灰黑乎乎的饭屋(厨房)也要打扫一遍。我们这些小家伙则在室外擦洗桌椅板凳,边干边玩,擦得不干净的地方大人还要再擦洗。一家人要整整忙活一上午,下午再把室外打扫干净的物件各就各位,一天下来,累得腿疼腰酸。

打扫卫生还不是最累人的活,最艰巨的任务是准备过年的食品。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面食、肴菜超市里、市场上随时都能买得到,样样都需要自己动手加工。首先是做豆腐。将豆子在石碾上压碎,然后放在大瓦盆里浸泡一宿,第二天早饭后母亲便让我们用家里的石磨推沫子。一盆泡好的豆子要用石磨磨一上午,转的我们头晕目眩。中午母亲在饭屋开始做豆腐,我们帮着烧火。豆浆烧开以后,用水瓢盛到缸里,母亲向里面添加少许石膏粉,不一会儿,豆浆就开始凝固,变成了豆腐脑。再把豆腐脑盛到一个木制的正方形的模具里,用干净纱布包好,压上重物,将水分压出就做成了豆腐。豆腐做好后,母亲把热乎乎的豆腐用刀切几块,分别放到几个饭碗里,倒上点酱油、醋,每人一碗,我们吃得津津有味。做完豆腐后,就准备做面食,主要是蒸馒头。前一天和好面,因天气冷室温低,当天面发不了无法蒸,只好把面盆放在土炉子上,并不时地转动面盆以使其受热均匀,等到第二天面发好后再蒸。蒸的馒头分白面和黑面两种,白面馒头过年时吃几顿,然后就留着过年后招待亲戚朋友,平时我们就都吃黑面馒头。另外还蒸一些发糕,即用热水和好玉米面,里面加点盐和花椒面,放在笼上蒸熟,自己觉得还不如黑面馒头好吃。那时家家户户小麦少,粮食以地瓜、玉米为主,平时黑面馒头也不常吃。大约在腊月二十八、九,开始炸菜,这个工作主要有父亲来完成。父亲腰里扎着围裙,炸豆腐、炸松肉、炸肉丸子和豆腐丸子,我们弟兄眼巴巴地在一旁观看,馋的直流口水,父亲见状,不时给我们每人一块,当时觉得真香啊。还要做一大锅酥菜,原料以白菜为主,再加上芫荽、莲藕、冻豆腐、海带、肥肉,葱姜,倒上酱油、醋、酒,放上花椒、八角、粗盐等调料,用大火烧开后,再用小火慢慢炖,需要三个多小时才能做好。

大年三十各家各户都在屋门上、饭屋门、大门上张贴大红春联,有自己写的,也有求别人写的,还有花钱从集市上买来的,内容无非是财运亨通、平安吉祥、五谷丰登之类,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祝福。年三十午饭很简单,午饭后便开始准备年夜饭。父亲做菜肴,母亲包水饺,饺子有肉馅和素馅两种,年三十晚上吃肉馅饺子,五更里吃素馅饺子,大人说五更吃素馅饺子预示着一年能平安、肃静。夜幕降临后,在院子里、大门口放会儿鞭炮,然后一家人围坐在桌旁有说有笑地吃年夜饭,吃饭过程中,听见大街上又响起鞭炮声,我们弟兄便放下筷子对父母说一声吃饱了,各自拿起一挂鞭炮就往外跑,自己放一会儿鞭炮,再看别人放,互相比赛看谁的更响。有的还燃放烟花,那时的烟花不像现在的烟花五颜六色,只是一种颜色,烟花火药是从集市上买来的,自己再填制在花筒里,放在凳子上燃放,就像火树银花,煞是好看。大约九点钟以后,大人孩子便回家休息睡觉,因为要起五更。临睡觉前,母亲让我们脱下旧裤褂、鞋袜,把新鞋袜、新裤褂放在床头我们的身边,预备着五更起床时穿。有时半夜里我们正睡得迷迷糊糊被零星的鞭炮声惊醒,揉着眼睛就要穿衣起床,被母亲制止,告诉我们天还早呢,就又重新躺下睡觉。大约四点多钟天还不亮,父母便叫醒我们,穿上新衣服,在院子里放会儿鞭炮,就坐下吃饭。吃完饭天就蒙蒙亮了,我们就到长辈家中拜年,长辈端坐在桌旁的椅子上,我们小字辈就跪在毡垫子或着草墩子上磕头,然后长辈笑呵呵地让我们起来并给几角磕头钱,我们心里也都美滋滋的,因为这些钱归我们所有了,可用来买糖果等零食吃。年初二是新媳妇回娘家的日子,早饭后,人们就陆陆续续来到大街上,观看回门的新媳妇、新女婿,并不时指指点点。新媳妇是本村人不怕看,有的新女婿脸皮薄,在众目睽睽之下显得很不自在,低着头,红着脸,急匆匆从人们面前走过,引来一阵哄笑声。年初三开始走亲戚,一直到正月十五。过年期间,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无电影、电视可看,大家就整日聚在一起打扑克。不过自己记得那时也有几种娱乐活动,一是打篮球。村小学操场有一个篮球场,从年初一下午起篮球爱好者就三三两两来到篮球场,凑够人数后就开始比赛。有些在外地工作回家过年的爱好者也加入进来,有时还到附近村庄去比赛。二是唱京戏。我们村是个古村,听老人讲解放前有好多古建筑,可惜后来都扒掉了。村小学操场北有一座戏楼,属清代建筑,是村里保留下来的唯一一座古建筑,小时候印象当中很高大,很气派,自打记事起就多次跟着母亲去听戏,尽管自己当时听不懂戏词,看不懂剧情,但是见演员穿的演出服装花花绿绿,五颜六色,便觉得有趣。文革期间别的戏不能唱,只准演唱革命样板戏,我们村有许多京剧爱好者,入冬以后就开始排练,年后为村民演戏,记忆之中当时主要是演唱京剧《红灯记》,有时外村的京剧爱好者也来我村演出献艺。元宵节过后,年就算过完了,大家就开始修理农具,准备下地干活。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现在过年,吃的,穿的,用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与自己小时候所处的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但是自己还是觉得小时候过年更有趣,更令人向往。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