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3219089 的博客

 
 
 

日志

 
 

秋收印象  

2010-09-27 20:24:37|  分类: 岁月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场秋雨过后,天气逐渐转凉。田野里的庄稼也由绿变黄,农村开始进入秋收大忙季节。自己虽然多年未参加秋收秋种了,但是每到这时脑海里便浮现出过去在农村老家秋收(我们老家叫过秋)时的情景。秋收和麦收相比,自己更喜欢秋收,主要是因为麦收时节天气炎热,时间紧迫,劳动强度大,而秋收尽管时间拖得较长,人们都称它是长尾巴秋,但是天气凉爽,也没有麦收那种争分夺秒忙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在农村上小学时每年秋收都放一个多月的秋假,自己经常跟着父母到自留地收秋或者到生产队的地里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

记得那时我们老家种的秋作物主要是玉米和地瓜,另外还有少量棉花和绿豆、大豆等经济作物。最早收获的庄稼是玉米,那时收割玉米可不像现在这么省力,现在农村好多地方都是用联合收割机收玉米,玉米秸秆当即被粉碎,秸秆还田做肥料用,收割机里只剩下剥了皮的金灿灿的玉米棒。那时收获玉米全靠手工操作,每人手里提一个筐子,将玉米棒子掰下放进筐里,筐里装满后挎到地头的空地集中堆放,然后由壮劳力用小推车将其推到生产队的场院里。玉米棒掰完后接着收玉米秸秆,人们手持一个短柄的镢头,将玉米秸秆连根刨出用镢头把玉米秸秆根部的泥土敲掉,再把玉米秸秆集中堆放到沟头堰边,等忙完秋后拉到生产队的饲养场用铡刀切碎后喂牛,各家自留地里的玉米秸秆则各自拉回家烧火做饭,不像现在这样在坡里点燃白白烧掉。玉米收割完毕后,就开始拾掇土地,为播种小麦做准备。先是用小推车往地里运土杂肥并用铁锨撒匀,然后用牛拉着铁犁耕翻土地,小地块和各家的自留地都是用铁锨翻地或用镢头刨地,再用铁耙把土地整平,最后用板镢将整平的土地拉出沟子,就开始耩(播种)麦子了。耩麦子一般需要四个人进行,三个人在前面拉耩子,一个人在后面扶着耩子把手,并边走边晃动,以便使麦种顺畅地从耩子的漏斗中流出并均匀地播入麦沟里。

秋收印象 - yushulinfeng - a3219089 的博客种完小麦之后紧接着就是刨地瓜。因为地瓜耐旱而且产量高,因此那时生产队地瓜种植面积比较大,村南赭山上的旱坡地除了少量种植棉花以外大都种上了地瓜,地瓜是当时的主要口粮之一。生产队刨地瓜这个活我们小孩子插不上手,只好呆在家里跟母亲帮忙晒地瓜干。收晒地瓜大约需十天左右时间,却是秋收最忙碌的阶段。每天生产队的壮劳力都驾着两个篓子的小推车往各家各户运送刚从地里刨出的鲜地瓜,每户少则一两车,多则三四车,地瓜一到家大人孩子便立刻忙活起来。大人从自家庭院里的水井里提上水来倒入井边石砌的水池,我们便将地瓜在水池洗干净并按照地瓜大小分别放入筐子或篓子里,地瓜洗完后,大人便开始用地瓜刀将地瓜切成地瓜片。有些分地瓜多的家庭直接就将地瓜运到村外的地里晾晒。记得最早加工地瓜用的地瓜刀比洗衣服的木搓板略大一点,中间凿透,固定上一把镰刀大小的铁刀,切地瓜时在地上铺上一块塑料布或者破麻袋片,左手按住地瓜刀,右手戴上皮手套或线手套动作迅速地将一块块地瓜切成片。后来有的家庭则购买了金属制成的半自动地瓜刀,当时人们称之为“拧刀子”,把地瓜一块块放进饭碗般大的仓里,用右手握住转轮的把手用力转圈,一会功夫一筐地瓜便变成了小山似的一堆地瓜片,比老式地瓜刀效率提高了不少。大人负责切地瓜,我们孩子的任务是晾晒地瓜片。我们家有个面积很大的后园子,园子里有三棵大枣树和几株香椿树,母亲提前在庭院的几棵枣树和香椿树之间缠绕上一道道铁丝,我们把大一点的地瓜片叠起来,用菜刀从中间切一刀,然后均匀地挂在铁丝上,这样鲜地瓜片干的快,也比在地上晾晒干净。小一点的地瓜片我们就柳条筐抬到村外河边的沙滩上或麦地里晾晒,若天气好的话,三四天就可以晒干,但是要赶上下雨,深更半夜也要赶紧起床匆忙跑到村外抢拾半干不湿的地瓜干,碰上连阴天收到家的未晾干的地瓜干一受热便发了霉,喂猪猪都不吃,只好倒掉。当然,普普通通的地瓜也有给我们孩子带来乐趣的时候。母亲有时会给制作熟地瓜干,相当于现在集市上和超市里卖的薯片。先把地瓜在锅里煮熟,然后用菜刀切成薄片,摆在圆盖帘上在太阳下晾晒几天后收起,留着过年当零食或小点心吃。可我们弟兄几个往往不等晾晒好就趁大人不注意每天偷吃几块,等到晾晒的差不多时就已经所剩无几了。等到冬天屋里生了火炉,晚上临睡觉封炉子之前,母亲有时会将过秋时留出的生地瓜摆放在炉口周围几块,并用破了底的铁锅罩住,第二天一起床就能吃上热乎乎、香喷喷的烤地瓜。

我们生产队在村南山上的半山腰几块瘠薄的土地里种植了棉花,秋天到来时绿色的棉桃变成了深褐色,纷纷张开了嘴吐出白花花的棉花等待人们采摘。生产队负责摘棉花的是妇女劳力,我们这些小学生有时也能参加。妇女劳力每人都带一块旧宽粗布系在腰间做成兜状,将采摘的棉花装进兜里,我们则在脖子上挂一个破书包用来装棉花,妇女同志采摘棉花既干净又迅速,不一会就把我们拉了一大截。傍晚收工时每人都要把采摘的棉花送到生产队的场院里过秤后集中存放起来。记得那时棉花也属于统购农产品,大部分要上交国家,生产队只留下一小部分分到各户,用来做棉衣或絮棉被。有好多人家不舍得用新棉花,便偷偷将分得的几斤棉花卖掉换成钱补贴家用,因为当时不允许在集市上买卖交易。曾记得自己小时候就跟着大人到不种植棉花的邻村去卖过棉花。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令人难忘的季节。

 

                        2010年9月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